分享按钮
QC检测仪器网|www.qctester.com
首页: 产品中心: 资讯频道: 展会频道: 市场研究: 供求信息: 新品介绍: 企业名录: 技术文章: 检测机构
专家解答: 学会协会: 行业资料: 电子样本: 期刊书库: 资料下载: English: QC视频: QC杂志: QC访谈: 邮寄现场
注册会员 会员中心
登陆企业
仪器搜索
热门关键字: 量仪量具  无损检测  物理测试  力学测试  材料试验  光学仪器  设备诊断监测  表面处理检测  环境检测  化学分析  实验室仪器  仪表类  超声波探伤仪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 QC访谈  > 航天报国 质量为先 ——访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三研究院无损检测中心高级工程师王明军

航天报国 质量为先 ——访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三研究院无损检测中心高级工程师王明军

http://www.qctester.com/ 来源: 本站原创  浏览次数:2327 发布时间:2017-6-5 QC检测仪器网

 

4月27日,李克强总理来到航天三院239厂航星科技园考察央企“双创”成效展,参观完展厅,李克强在航星科技园广场亲切会见了航天科工集团公司“双创”团队和青年代表,并鼓励他们要不断创新,大胆创业。与有关部委领导及各央企负责人交流座谈后,李克强亲切慰问了239厂职工,与大家一一握手,赞叹说:“航天报国,你们是功不可没!”

QC记者闻讯深受鼓舞,乘此东风,专程采访了三院无损检测中心高级工程师王明军,请他谈了作为航天质量人的心得体会,以下分享给大家:

 

QC记者:近年来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,中国的航天事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,航天人在一步步实现航天报国的理想,作为工作在质量控制一线的NDT人,请谈谈您的认识和体会。

王明军高工:质量对各行各业来讲,都是至关重要的,对我们航天来说,那就更不用说了,在我们NDT人的手里,要检测的每一件产品都不会容易放过,对我们来说,哪个零件、哪个部位都很重要,都不能马虎。还记着那一年美国爆炸的航天飞机吗?就是因为外面的一个隔热瓦脱落了,引发爆炸了。它可能是没粘好,粘好了就不会那样了,很简单的一点事儿,谁也没想到造成了那么大的灾难。

有时候就是一个小螺钉一类的事儿,晃荡晃荡掉下来,酿成了大祸。有一句话说,细节决定成败,说得没错,有些东西你越没在意,越没有重视它,往往就越会出问题。咱们国家也有类似的教训,1996年给澳大利亚发卫星的时候,火箭爆炸了,很可惜的,当时让中国发射,一是因为中国发射的成本低,再一个是过去发射一直都很成功,不失败。甚至当时世界上都准备按照中国的标准制定世界标准了,结果这一下毁了,以后很多年才恢复过来。总体说来,中国发射成功率在世界还是很高的,在商业发射上还是有很强的竞争力。

 

QC记者:你们无损检测中心主要检测哪些材质的产品?除了常规的五大检测方法,从技术上,有什么新方法吗?

王明军高工:我们现在主要是检测金属类的,非金属的我们不检,有另外的部门专门检测非金属的,我们分得挺细的。

五大常规外,我们用得很少,其实五大常规也一直在发展,比如目前的超声扫描,还有射线CT,进步都很大。很早以前的工业CT,与现在的根本没法比,现在有了很大的飞跃,不管在分辨率上,还是在检测能力上都有了很大提高。有些东西,比如飞机的机翼,原先的CT就不能检,最新的CT可以检了,它采用了一种特殊方法就可以检了。

 

QC记者:这些技术先进的检测设备是不是国外产品居多?在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方面,咱们还是弱项,包括这次大飞机,里面关键的东西还是进口的,赶超的路还是很长啊!

王明军高工:对,一般都是国外的,国内这方面还是比较差,话说回来了,哪个方面不差呀?赶超需要一个过程,要一步步积累,人家西方发展多少年了?咱们的基础还是比较弱,不光技术上,包括材料上、工艺上都不行。大飞机上好多东西都是进口的,航电系统,发动机呀,都是国外的,要不就是合资,要不就是纯国外的,没办法,我们追赶就是需要时间。

 

QC记者:咱们引以为豪的东西也有,比如高铁、核电就做得不错,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个对国外技术的消化吸收过程,人类文明的进步就是靠各种文明成果之间的交汇与融合实现的。您怎么看?

王明军高工:对,高铁就是这样,它肯定不是中国人闭门造车造出来的。一开始我们是把德国那套东西给买下来了,德国公司把技术卖给了我们之后,经过我们消化吸取,才形成了现在的高铁系列。它的软件已经国产化了,上次高铁出事原因据说是国产软件在处理信号时发生了问题,还有就是速度太快,慢了也没事儿。比如说德国原来设定的正常速度是200公里,实际能开到350公里,咱们就把这段预留给用上了,把350公里当做了正常速度,本来正常情况就是开到200,偶尔开到350也可以,但不能总开这么快。这个问题这几年应该解决了,软件改一改,处理好了就没问题了,毕竟技术已经买下来了,掌握在自己手里了。

记得有一个老总说过这样一句话,同样的技术你要是自己研发,需要二千万,而我花钱买过来只要一千五百万,那就不如直接买,干嘛花那么多钱自己搞啊?他说得也有道理,如果自己研发成本高,又花时间又花钱还研究不出来,就不如到国外去买。象苹果公司生产的手机,他自己能生产不出来吗?他肯定能生产出来,但他几乎什么都不生产,都外包出去了。他不只找代工,而且许多东西都是成品采购,象手机内存,就是直接从三星那儿采购嘛,他自己有能力,他就是不生产,他知道自己生产成本更高,成本是市场竞争的重要内容,成本高了竞争力就下降了,所以苹果一直是这样,但技术他一直没丢,他谈判的时候给别人压价,我不是不能生产,我只是觉得你价格低才要你生产,高了我就自己做了,干嘛还要找你呀?他的研发队伍一直很强,他的律师团也很厉害,他把专利看得很重。这些都值得国内企业学习。

 

QC记者:确实是这样,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的不断加剧,国际分工越来越细划和明确,全球采购已成为主流,我采访过的国内一家生产三坐标测量机的企业,他们的测头等原部件就是从国际上采购过来的。我觉得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比较敏感,有国产化的情结,在国外并不在意这个,都是市场化运作。比如咱们国家在无损检测技术上没有领先于国际,并不等于我们不能买来先进设备,使用先进手段来检测我们的产品,您觉得是不是这样?

王明军高工:没错儿,过去有个概念叫“拿来主义”,就是说我们没有的东西,做不好的东西,或者做起来太费劲的东西,完全可以不做,把别人的东西拿过来用,当然这不是白拿,是要花钱的。无损检测怎么说呢,我觉得还是国外走在前头,但是中国的无损检测技术也一直在研究,也在不断发展,但是尖端的东西还是在国外,举个简单的例子吧,超声波探伤,我们也能生产,以前有种小型超声波探伤仪还得过国家的奖励,但它跟国外的比肯定差不少,功能、质量都差很多,那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,你说凑合着用也能用。(记者插言:不过,我们航天航空领域还是不能凑合,一定要用过硬的东西。)那是,如果国内的精度达不到,那就要进口的,咱们大部分也是进口的,这个要按需来,检测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,东西做出来了,你没有手段和办法检,这就是麻烦。我们在生产中经常遇到,有些工件可能用常规的检测方法检不出来,没办法检,那就要技术攻关了,你得想办法解决呀,这是搞技术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,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,联系科研院所,一起研究解决。

 

QC记者:去年在首师大开无损检测年会时,有位王教授专门介绍了红外热波在无损检测方面的应用,不知你们能不能用到它?据王教授介绍他用这项技术可以检测整架飞机,如果这样的话,它应该也可以检测整个火箭吧?

王明军高工:红外成像一直有,很早以前就有,我们用得少,几乎不怎么用,应用不广,只能说在特殊方面有应用,包括声发射,特殊的时候可以用,把它作为一种补充,一般情况下我们还是应用常规多一点,每一种检测手段都有它自己的应用范围,可能有的地方别的检不了它检正好,但这种情况少,五大常规,为什么叫常规呀?就是应用面广。

至于红外热波可以检测整架飞机,应该是在研究阶段,整个检可不好检,上次有个德国老师讲他用CT把整个汽车给检了,那也不成熟,就算可以检,CT太慢了,检一个要花多长时间?检个小点儿的东西可能会快,检大件就慢了,检一个汽车估计要好几天吧。它也不是每个细节都看得到,也就是特殊的地方大致看一下,德国老外说他的研究目标就这个,如果实现确实有好处,就不用拆了,整体看一下多简单呀,但起码要保证关键部位都能够检到,如果检不到那肯定不行。

 

QC记者:前几天看新闻,说美国的空天飞机在太空轨道飞行两年后,近日飞回地面了,咱们航天走的路线跟美国不一样,是不是咱们的飞船在技术上更容易把握,也更安全可靠一些?

王明军高工:美国的空天飞机和航天飞机在技术上是很尖端的,速度又快,飞上去还能飞回来,在地面维修一下,把不能用的零件替换下来,大部分零件都能继续用,这样他要节省很多钱的,休整休整还能接着飞上去。现在发射卫星的火箭也准备走这条路,火箭上去以后回来还能用,美国已经试验了,成功返回了,而且是一家私人企业,特斯拉的兄弟公司Space X做的,确实是牛,不简单。

咱们的技术路线是学俄罗斯的,俄罗斯的技术就是飞船技术,一次性发射上去,人可以回来,这种方式一是成本低,二是容易做成功,技术简单,成功概率高,如果一开始就搞航天飞机,起点是高,但造不出来,总失败,那怎么行?咱们七十年代就有过大飞机项目,就是运10,可惜后来放弃了,其实当时我们航空技术还是挺过硬的,那一批人都是世界顶尖的,如果一直干下来,今天的航空技术肯定会更好。

 

QC记者:国家的经济发展无疑是一个重要方面,但我觉得在另一个方面我们却忽视了国民精神素质的培养,这导致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,但人的幸福指数却下降了,结果产生了许多社会问题。

王明军高工:是呀,“两弹一星”那时候的一线技术人员很多都是从欧美回国的,放弃了国外优厚的物质条件,凭着满腔的报国热情回到国内,多高的精神境界啊!可以后的政治运动太多,搞文革又耽误了十年,天天人斗人了,造成经济停滞和倒退,人心都涣散了。所以经济发展要从两方面来看,就是物质与精神的互动关系,不能只重经济建设,轻精神建设,举个例子,中国西藏旁边有个不丹小国,它经济发达吗?不发达,森林覆盖率非常高,人的幸福指数也非常高,为什么呢?他们国王就和大家说了,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跟我随便提,合理的意见我都会采纳。结果这个国家人与人、人与社会、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都处理得和谐融洽,人会不幸福吗?幸福与物质关系不太大,并不是说你只有开上汽车才幸福,赶毛驴车的就不幸福,真的是没有关系,在保证人的衣食温饱基本生活需要的情况下,幸福完全取决于人的精神。在以前,我说的是八十年代的时候,我们进城,在路上看见马车或者驴车,说搭搭你的车,赶车人就说“上来上来”,要什么钱呀,人帮人,很幸福,那种感觉很好,可现在谁拉你?对不对?老太太倒在地上都不敢扶,现在就是有人问你坐不坐车,你敢坐吗?那是冲钱来的,说不定黑了你。我觉得那个时代确实好,虽然说钱不多,物质生活没有现在丰富,但是吃得好,水也好,没有污染,农产品都绿色有机,你说你一下子要这么多物质有啥用啊?国家发展总是以GDP来衡量,这不对,政府要实行绿色GDP,就算有些官员反对,也要执行下去。经济发展必须以人为本,服务于人,不然那就是本末倒置了。

 

QC记者:觉得您的秉性确实是个山东汉子,正直、坦率。谈个轻松话题,您个人喜欢一些户外运动或文体活动吗?这对缓解工作的疲劳和压力大有好处。

王明军高工:偶尔出去活动活动,主要是陪孩子去玩,我其实爱爬山,现在跟以前情况不一样了,年轻那时候还行,现在爬山觉得累了,我以前爬山基本没什么感觉,除了爬泰山有点腿疼,因为泰山的台阶太多,爬别的山连腿都不疼,象香山早几年前就爬过,感觉这不算什么山,就是个小土包,没什么意思。泰山也不算太高,一千四百多米嘛,论高度它不算高,起码三千米以上才算高,但爬泰山比较累,它不是直接上去就完了,十八盘呢,盘来盘去的,都是台阶。(记者插言:泰山有索道吧?太累了不妨坐索道。)有,我们是爬上去以后,下来的时候经过索道,就坐索道下来了,当时浑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,那还是05年之前爬的,现在爬小山可以,想起爬泰山还是挺发怵。

等下次有机会,我想带孩子去爬一爬青城山,感觉青城山很不错,在四川成都,跟这边儿山不一样,进去看,看不见天,全是树,大树多,遮天蔽日,它号称“天下第一幽”,到了那儿,你才感觉真正进到大山里了。山上有道观,我看那儿的道士还行,自己种豆子自己吃,打成豆饼,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,基本不到山下去买东西,不象现在的少林寺都商业化了,哪儿是什么庙啊?简直就是公司,少林公司,太没意思了,被释永信搞得一塌糊涂,把千年古刹搞成这个样子,这个人应当依法查办。精神文化遗产就要讲求它的纯洁性、纯正性,不然就变成了精神垃圾,污染社会了。

 

QC记者;说得对,世界上如果人人都各司其职,各显其能,社会自然就会朝良性和健康方向发展,道士象道士,和尚象和尚,工人象工人了。作为航天质量人,您觉得我们质量管理工作的现状如何?有哪些存在的问题和需要改进的地方?

王明军高工:质量控制其实怎么说呢?质量很重要,大家都知道,但往往咱们嘴上重视,实际心里不重视,大家都喊质量第一,质量是生命,实际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,工作中赶生产赶进度,萝卜拔快了还带着泥呢,产品质量不也一样吗?后来往往都出现问题,所以现在应该怎么样做,才能让质量意识完全进到每一个人心里面去,质量第一,这个意识一定要加强。

其实制度上有,明文规定也有,关键就是人的自觉性太差,象中国的法律一样,质量的文件和质量的体系很多,基本都有,在实际中还是得不到重视,在日常工作中还是马马虎虎,意识还要加强。中国人的质量意识太差了,我一直从事这方面工作,还是比较了解,德国为什么质量好啊,人家就是非常重视,德国从来不造那些便宜的东西,人家说便宜就造不出来好质量,所以人家质量做得好,他每个环节都卡得紧,让人挑不出毛病,近乎完美。中国不行啊,这个能用不能用啊?差不多,能凑合用,就这样吧。(记者插言:有人说,这与中国的文化有关,儒家的“中庸之道”嘛,讲究凡事不必认真,凑合凑合算了。)所以必须加强质量文化的培育,让我们每个人从小到大,从潜意识里、从生活和工作的各个方面都溶入质量意识和质量习惯,具体细节问题我觉得倒是次要的,没有内心愿望,只宣传把一个东西做好做精是起不到作用的,只有当一个人想做好什么事情时才能真正做好,他会自觉自愿把次品该删除就主动删除了,整个社会要形成这种氛围,这就是质量文化,这非常重要,不仅每个企业要重视它,全社会都要重视它。

从制度上,质量要做到“一票否决”,我觉得必须要这样,给质量部门的权力必须要大,只要质量不合格,我就是要卡你。现在卡不住啊,我说这个产品不符合要求,他就找来设计人员,设计人员说可以放,他是按照我的设计要求做的,现在的要求降低了,那就得放,我就卡不住了,比如一个轮胎,要求能承受500公斤,实际检测它只能承受400公斤,我认为它不合格,他就找来设计,设计说,这个轮胎只要能承受300公斤就可以了,你怎么办?还怎么卡?(记者插言:找领导,向领导汇报情况)没有用,领导也想让它过,你没办法,工作过程中经常遇到这种尴尬,明知道不合适,你还是要放啊。(记者问:出事儿谁负责?)那谁签的谁负责呀,设计签的就设计负责,我签的我就负责,但一般他也不签,这种情况我也不签。多数情况下设计如果敢签字他也是有把握的,这个产品做为特例,就走了,他也会考虑会不会出事儿,他不会随便签的,我只是给你举这么个例子。

国内企业对质量普遍重视还不够,但比起一般企业,相对的我们航天企业对质量的要求还是要高得多,他们做汽车的能跟我们比吗?就是做一个小导管,每个小导管都得做好几次试验才能过关呢,承压能力试验都要做,都要按要求来。

现在质量文化还没有形成,质量意识没有深入人心,没有真正做到质量第一,所以首先要有各级领导真正重视和参与进来,光靠个人不行,领导重视了,大家就跟着重视了,谁敢不重视?就是这个道理,咱们国家是各级领导说了算,大家都在看着领导,所以只有个别人重视了也没用,按照木桶原理,就是最差的那块木头决定整个木桶的,只要最底下的那块木头漏水,其他的做得再好再严也没用,所以质量是个系统工程,不仅大家重视,领导更要重视,结合在一起才行,有制度,有领导,有员工,大家拧成一股绳,这问题就解决了。从我们自身角度,要实现航天报国的理想,首先要把好质量关,决不让有问题的部件上天。

(高屹/文)

 相关信息

意见箱:
       
如果您对我们的稿件有什么建议或意见,请发送意见至qctester@126.com(注明网络部:建议或意见),或拨打电话:010-64385345转网络部;如果您的建设或意见被采纳,您将会收到我们送出的一份意见的惊喜!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QC检测仪器网”之内容,版权属于QC检测仪器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②来源未填写“QC检测仪器网”之内容,均由会员发布或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或连带责任。如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相关责任。
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两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热点新闻 行业资讯 政策法规
市场研究 行业资料 技术讲座
展会知识 战略合作 技术标准
展会资讯 更多 
中下游产业链齐聚 第九届cippe上
2017 数控机床与金属加工展
通航大会要来了!这是一场值得你等待两
2018新疆亚欧农产品与食品加工、包
9月1号,中国制博会---我们为振兴
第十三届中国国际铝工业展胜利闭幕,集
AHTE 2017推动汽车零部件装配
第90届中国电子展打造全产业链展示内
IC China联手集邦咨询观201
科学仪器交易采购盛会,CISILE2
矩阵
行业资讯 更多 
河北石家庄下个月实现261个乡镇空气
仪器企业如何优化创新主体
仪器企业如何优化创新主体
会前早知道:2017中国国际通用航空
科学家首次测量到超子的整体极化效应
2017年国家基金创新群体项目、重点
制造业测量技术发展趋势分析
省计量院助力企业打造辽宁精品
龙岩学院师生为诏安县开展测绘扶贫服务
丹东:仪器仪表园区获批建省级示范区v
富士康“外逃”给中国仪器仪表业的警示
省质检局对我省测绘仪器开展计量标准考
热销仪器
检测仪器 检验仪器 测量仪器 测试仪器 无损检测 无损探伤 材料检测 材料试验 检测材料 几何量仪器
邮箱:(E-mail)QCtester#126.com   备案号: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4614
北京考斯泰仪器信息有限公司   电  话:(Tel)010-58440895 /   
Copyright © 2009 QCtester.com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GoogleSitemap QC检测仪器网 版权所有
检测仪器备案信息  检测仪器行业  测量仪器  检测网